首页
对楼兰玉斧的认识 2018-02-12 11:27:55         来源:互联网   已阅读
  楼兰玉斧是一种复合型实用工具,可能是镶嵌或绑扎在木柄上,作为砍斫器使用的。有的或者当作凿子使用过,尤其是那种长条形的小形斧。因为楼兰人没有对玉石美的追求,也没有产生相应的玉雕工艺,所以他们的玉斧才如此简朴无华,连最最简单的装饰线条都没有。

  1、和田玉有白、黄、青、黑四种基本色调,尤以白、黄色玉为珍贵,墨玉也较稀少。青玉即是最常见、最普通的玉色。就目前所见到的白玉斧,仅新疆文物亿万先生研究所有1件,我们所采集的皆为青玉斧,从色泽和质地上看,都是比较一般的。

  就这种现象分析,似乎可以认为:一是白玉自古就比较稀少、珍贵;二是楼兰人从山里采了玉料,可能拣选出色泽和质地优秀的好料,首先与中原来的人做交易,以物易物,用以换取自己所需要的物品。然后将剩余的小材料琢磨成器,供自己使用;三是成材的美玉可能作为贡品输入到中原王朝去了。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因为过去所见到的玉斧较少,我们最初以为它是一种礼器。就像中原商周时期形成的崇玉制度一样,把玉器作为国君、贵族们权力和地位的象征,给玉赋予了神秘的思想色彩。他们的玉斧已不再是实用工具,而演绎成一种震慑鬼神的威仪之器。因此我们也将楼兰玉斧当作部落头人或族长用以表明身份和权力的象征物。

  通过对这次所采标本的观察分析,方认识到楼兰人并非我们主观想像的那样。他们因为物质生活水平极为低下,在不得不为满足生存需要而疲于奔命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产生高水平的思想文化的,也就不可能产生如中原一样视玉为神圣的玉文化。

  没有形成尚玉的思想观念,楼兰人就不可能认识到玉的珍贵,玉器制作的工艺水平也就不可能提高。他们崇尚的是玉的坚硬和实用,而不是玉的审美价值,于是就有较多的玉斧出现。正因为楼兰人没有对玉石美的追求,也没有产生相应的玉雕工艺,所以他们的玉斧才如此简朴无华,连最最简单的装饰线条都没有。至于同时发现的那些玉珠、玉璧及其他玉佩饰,我们认为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再从玉斧的实际情况看,有的有再度琢磨的痕迹;有的刃部有崩掉的豁口;有的磨损得十分严重,个别的几乎成了玉饼,难以看出原来的样子了。尤其是大多数的斧背都明显地留有敲击的痕迹,显然它们从来就不是用来把玩的。

  可以肯定,楼兰玉斧是一种复合型实用工具,可能是镶嵌或绑扎在木柄上,作为砍斫器使用的。有的或者当作凿子使用过,尤其是那种长条形的小形斧。

  3、至于楼兰玉斧的年代,因为玉斧皆系地面采集物,既无亿万先生地层的分析比较,又无可以做年代测试的标本。并且它还和不少汉晋遗物混杂在一起,令人难以分辨出早晚,目前只能做初步推测。我们认为它是与石核、石叶、石箭镞、石刀等细小石器同时产生的。年代大约可以上溯到公元前2千年左右。大约相当于中原的殷商时期。因为玉斧是耐用之物,可能沿用的时间比较长,其下限有可能到了汉代以后,直到楼兰人全部撤走时为止。

  4、这次发现的楼兰玉斧,主要分布于古城周围约30×30公里的范围内。从地面散布的遗迹、遗物来看,这里是楼兰人较为集中的活动区域。有的玉斧孤零零地落在河岸边的树下,有的与其他遗物混迹于一起,静悄悄地躺在雅丹上,或者洼地里。大多数玉斧都是在离河道或树林不太远的地方,多是楼兰人常常出没之处。可能是他们随身携带着,或畋猎、或砍樵,不小心遗失于此的。

  虽然在楼兰发现的玉斧不少,但是从调查的情况来看,这里并非玉斧的产地,因为整个楼兰地区为很厚的沉积土层,地面根本见不到石头,更不要说是玉料了。因此我们认为楼兰仅是玉斧的使用地,其加工地当在南面的阿尔金山。北面的库鲁克山无产玉的记载,至今也没有发现玉矿。

  阿尔金山中段是楼兰人的领地,很可能还是楼兰土著的发祥地。楼兰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开采玉料,加工玉器是完全正常的。既然本国产玉,他们也就不可能舍近求远,跑到其他地方去寻找玉料了。

  从新疆发现玉斧的情况来看,大多在塔里木盆地东部,迄今为止还没见在和田发现玉斧的报道。据悉,1906年法国的伯希和在库车县的库木吐拉获得3把绿玉斧;1988年有一位石油工人,在沙雅县南面的沙漠里拣到1把青玉斧;1979年新疆文物亿万先生研究所,在和硕县新塔拉遗址发掘出土了1把青玉斧;1992年我们在且末县征集了1把青白玉斧。这些零星的发现,远比楼兰地区要少,也许这些玉斧就是从楼兰传过去的。

  总而言之,楼兰玉斧的发现,说明史籍记载楼兰产玉的事实。它是就地采的玉料加工磨制的,是楼兰人较为喜爱的一种实用工具,并且沿用的时问比较长。反映了古代楼兰人的生产水平和文明程度,这是楼兰地区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

  5、面对35件玉斧、1件玉箭镞、1件玉矛头,笔者不禁有些感叹,如此优良的材料,楼兰人仅仅用来制作简单的工具。而在中原地区6千多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就发现了和田玉质的精美玉器。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河北满城汉墓、江苏徐州狮子山汉墓等,都有和田玉质的玉器出土。这说明远在商周时期,王公贵族视和田玉为国玉、神玉,被尊为王室玉的主体,给玉赋予了人的思想和精神,形成了尚玉的特殊文化传统,并且代代相传下来。由此可见和田玉在中原产生的深远影响,以及利用和田玉的悠久历史。

  有人考证,“在张骞和张骞以前,较大规模地勘察大西北至少有三次:传说中的禹和益是第一次,其记录是《山海经》;传说中的穆天子是第二次,其记录是《穆传》;张骞是第三次,其记录纳在《汉书•西域传》之中。”这说明早在传说的夏禹时期,中原与西域开始交往,和田美玉就传人中原。从中原地区发现和田玉的情况看,此说并非无稽之谈。或者至迟在周穆王之前,就开辟了一条玉石传输之路,否则中原地区出现的大量和田玉就令人不可思议。因为有了这条路,周穆王就沿着这条路西巡,到葱岭与西王母幽会。可以认为是他开始了旅游历史的先河。楼兰就当是玉石传输路上的中转站,或者同时是玉石的产地和输出地,大量的玉石就是通过这里传输到中原地区去了。若然,楼兰玉斧的重要性和历史意义就更大了。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