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郭店一号楚墓墓主身份之谜 2018-02-07 14:57:23   作者:王准 吴艳荣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已阅读
  1993年10月,亿万先生人员对湖北省荆门市郭店一号楚墓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出土竹简804枚,共13000余字,内容包含了道家著作《老子》《太一生水》和儒家著作《缁衣》《性自命出》《尊德义》等多篇,不仅揭示了早期《老子》的样貌,还充实了从孔子到孟子之间的发展链条。学界在获得大量思想史资料的同时,对墓主身份愈加好奇。由于该墓中没有出土记载墓主身份的文物,围绕墓主究竟是谁,学界展开了热烈争论。

  墓主属于“上士”阶层说

  荆门市亿万先生在《荆门郭店一号楚墓》(《文物》1997年第7期)中,对墓葬基本情况做了介绍:墓葬为长方形土圹竖穴,原有封土早年被夷平。葬具为一棺一椁。墓主头东足西置于棺内,仰身直肢,两手交置于腹部,双腿分开,仅存骨架。出土鸠杖2件、漆耳杯17件,其中一件漆杯底部刻有铭文“东宫之杯”。出土玉带钩1件,首尾端皆雕刻成龙首形。简报结尾还依据亿万先生遗存得出结论:墓葬具有战国中期偏晚的特点,下葬年代应在公元前4世纪中期至前3世纪初。墓葬有墓道,无台阶,一棺一椁。《荀子·礼论》“天子棺椁七重……士再重”。可见,士用一棺一椁,按照周礼,郭店墓当属“士”一级墓葬。《礼记·曲礼下》“无田禄者不设祭器”,郭店随葬铜及仿铜陶礼器,墓主当属有田禄之士,即“上士”阶层。

  这些信息与结论相当重要,在探讨墓主身份之时,被其他学者多次引用。彭浩《郭店一号墓的年代与简本〈老子〉的结构》(《道家文化研究》第 17 辑,三联书店1999 年)根据墓中出土铜剑、戈、铍等物,推断墓主极可能是男性,当出身于显赫的贵族之家,未获爵位,好儒道学说;墓葬规模比较小,葬具仅一棺一椁,比天星观一号墓、包山二号墓规模小很多,身份只能是下层贵族。李学勤在《先秦儒家著作的重大发现》(《中国哲学》第20辑,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年)中,依据出土的两根鸠杖,推测墓主是年事已高的男子。因鸠杖在汉代是政府赐给老者之物,墓主的年纪在一开始并未受到怀疑。刘宗汉《有关荆门郭店一号楚墓的两个问题》(《中国哲学》第20辑)文中也认为,墓主有鸠杖随葬,鸠鸟为养老的象征,其年龄应在70岁以上。张正明在《郭店楚简的几点启示》(《郭店楚简国际学术研讨会学术论文集》,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年)中谈到:从墓葬头向朝东来看,墓主属于广义的楚国公族;从墓中出土乐器来看,墓主生前雅好音律;漆耳杯有“东宫”字样,墓主曾与太子有交往。以上结论被学界普遍接受。

  引发种种推测

  李学勤在《荆门郭店楚简中的〈子思子〉》(《中国哲学》第20辑,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年)一文中,将漆耳杯底部刻铭释读为“东宫之师”,推测墓主人曾任楚太子的师傅,兼习儒、道,是一位博通的学者,故藏有《老子》《子思子》等书抄本,或即用为太子诵读的教材。罗运环《论郭店一号楚墓所出漆耳杯文及墓主和竹简的年代》(《亿万先生》2000年第1期)认为,东宫代表楚太子。刻铭最后一字不从“木”却写作“帀”字形,证明它不是杯字而是师字。“东宫之师”指的就是楚王太子的老师。这一释文在学界产生很大反响,一批学者根据太子之师这一线索,开始借助传世文献推测墓主的身份。

  如上所述,发掘简报认为墓主是士一级贵族,但墓中出土文物又明显高于士的等级。刘宗汉《有关荆门郭店一号楚墓的两个问题》用太子老师身份受到尊敬,来解释这一现象。姜广辉《郭店一号墓墓主是谁?》(《中国哲学》第20辑)认为,墓主可能是楚国人陈良,《孟子·滕文公上》说他“北学于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作为饱学之士最有资格做太子老师,且悦慕儒学,而且去世时间与郭店墓发掘简报记载相近。范毓周《荆门郭店楚简墓主当为环渊说》(《人民政协报》1998年12月26日)认为墓主应为环渊,环渊曾经是齐宣王的座上宾,后又去了楚国,于楚怀王二十四年答楚怀王之问,其声望地位足以当太子之师。黄崇浩《郭店一号楚墓墓主不是屈原而是慎到》(《光明日报》2000年1月21日)、李裕民《郭店楚墓的年代与墓主新探》(《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00年第3期)认为,墓主是《战国策》中记载的太子横的老师慎到,其卒年与墓葬年代非常相近。高正《郭店竹书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定位》(《中国哲学史》2000年第2期)则颇为肯定地认为墓主是屈原,依据是:遗体骨骼的姿势,仰身直肢,双手交置于腹部,双腿分开,“这很像是抱石投江而淹死后,被打捞上来,因尸体僵硬未能复原的姿势”;墓中所出龙首玉带钩,本是国君的用物,可能是屈原早年任左徒、三闾大夫时,怀王所赐;屈原可能当过怀王太子的老师,所以拥有东宫之杯;鸠杖显示墓主去世时年龄在70岁以上,屈原死时年纪相符;竹书大多为子思后学与稷下思孟学派所作,似乎来自齐国稷下,而屈原曾出使齐国。

  从陈良到环渊,或从屈原到慎到,各种说法只论证了可能性,而可靠性相对有限,没有任何说法能够占据上风。

  质疑与再探讨

  许多学者推测墓主身份甚至姓名时,学界也有质疑的声音出现,对以上各种猜测的立足点与前提条件进行再探讨乃至全盘推翻。据王博记述,对于学界聚焦的“东宫之师”耳杯,裘锡圭将“师”解释为工师,认为耳杯刻铭也许只是类似“物勒工名”制度。德国的瓦格纳和法国的马克教授提出,该耳杯不一定能帮助说明墓主身份,可能只是一件礼品(《美国达慕思大学郭店〈老子〉国际学术研讨会纪要》,《道家文化研究》第17辑)。李零《郭店楚简研究中的两个问题》(《郭店楚简国际学术研讨会学术论文集》)认为,发掘者的考释“东宫之杯”比“东宫之师”更合理,因此与太子老师或东宫工师没有关系,铭文对判断墓主身份及与墓中书籍的关系没有太大帮助,用于判断墓主年龄的鸠杖,也被怀疑名不副实。龙永芳记述,彭浩认为一座墓中不可能出两件鸠杖,所以这不是鸠杖而是车马器(《“郭店楚简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4年第2期)。龙永芳的意见则指向纺织器具:从长度和形制考察,并非老者手杖或车马器;从同墓随葬的木质构件、绕线棒以及鸠杖形制分析,应是纺车上的构件(《湖北荆门郭店一号楚墓出土器物补遗与研究》,《楚文化研究论集》第8集,大象出版社2009年)。墓主不一定是老者,也让许多学者根据年龄所作的推测落空。

  周建忠《荆门郭店一号楚墓墓主考论》(《历史研究》2000年第5期)把原有基础性结论逐个推翻:墓主身份为“下大夫”而非“上士”;“不”与“帀”在字形上存在区别,释为“杯”方为正解;赐杖尊老之礼始于西汉,鸠杖并非手杖,墓主年龄也并非七八十岁;楚人葬式皆为仰身直肢,双手交叉也很常见,无法判定死者是“怀石水死”;不论从亿万先生或文献角度都不能证明墓主是屈原。另外还有学者对方法论进行反思。刘伟杰《由“师”、“杯”之争谈学术研究应把握的尺度》(《中国典籍与文化》2008年第4期)提出,从“帀”到“师”,再到“太子之师”,进而推测公元前4世纪末的太子师,最后猜测陈良、屈原、环渊、慎到等,每一步都有不止一种可能性,每一步都依赖许多假设,最后结论会有重重问题。现有条件下,不一定要落实在某个人身上。刘传宾《郭店竹简研究综论》(吉林大学2010年博士学位论文)也持相似观点。这应该是相对合理的结论。

  我们已知,郭店一号墓墓主应是一位地位不高的贵族,大约属于士级阶层,喜好儒道学说,或许与东宫太子有关系。至于其他种种看法,目前只是缺乏有力证据的猜测。墓主究竟是谁,也许会成为难以破解的历史之谜。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mr007